正负得0

「神不太关心人类的事。」

点图ask。啥都行,下走评论。

(十分喜欢这人被割脸的形象)

对文字构建的表现能力差,与想象不同还多海涵。

上帝仁慈而我不。

关于我的凝晶

噢我亲爱的安迷修,你要知道我跟随那么多任参赛者早已无法理解您那被埋进骨头里的正义教条,所以我已经放弃了我的评价。
……嗯?
你不用在意。我为我主献上全部忠诚,你信仰、谈论与否于我其实没多大意义。

……但忠诚仅限于归属。请不要随手把我抛开。

-

我是您的刀。
我顿了顿,叹了口气之后再次朗声开口,一字一句咬重字节。
“我是您的刀。”
是您选择了我,而不是我选中了您。
颇为虔诚的向前微倾,双腿并直手握拳敲击左胸。
“在我归顺于您的时候,请让我为你献上全部忠诚。”

-

但我是刀,我只是个刀。
化人如何又如何,无生物的亲吻能让你心脏剧烈跳动吗?
不能,我亲爱的安迷修。你给不了我要的喜欢,我也不需要你那爱世的念想。

-

“格挡、交换、妥协?安迷修!拿出你的铮铮傲骨!让我扳回这一局!!”

“我只是一想到如果第二天清晨醒来枕边没有你我就会止不住自己视线的模糊,所以原谅我如此自私地——”
“——先走一步。”
“我不够爱你,所以我不太会纵容你。我不够爱你,所以我不太会保护你。我不够爱你,所以我不太会留下你。”
“我不够爱你,所以我让你先走。”
“恭喜你终于摆脱了我,做个好梦。”

《往日》


·片段
·意识流
·BE
·伊白(大概
ok?
ok。

————————————————————

那是往日的画面了。

费里西安诺只是笑着,笑着擦去额角的鲜血,笑着抹去已经滴落的眼泪,笑着伸手从墙角折下一枝雏菊花,把它送到对面的女孩儿身前。

他只是笑着问一句话,声音一如往日的软糯和清丽:“塔娜莉娅,你还记得我们的初次见面吗?”

对面正在对伤口做紧急处理的姑娘顿了顿,面容冷漠地又抄起一瓶酒精泼在了伤口之上。费里西安诺应景的发出一声呼痛,得到的却是少女没有感情起伏的回答:“都已经是这个时候了,你确定还要浪费时间在这种无意义的回忆上吗?过去的事情已经没有它的重要性了,再不努力活下去我们甚至都没有明天。”

费里西安诺顿了一下,露出一个有些困扰的表情:“不,我……”

“闭嘴。”名为塔娜莉亚的女孩简单粗暴地抬眼呵斥,“在有法律支持背景的一纸条令签定下来之前,我们还没有输!”

[我们还没有输,这一场关乎墙内外人民性命的战争还没有输——]

“塔娜莉亚,让我说完行吗?”像是平日有些软弱和不够强硬的少年在这一刻突然有了力量,他平静地看着女孩,琥珀色的眼睛里有整个世界的印影,“至少让我拥有回忆啊……我知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难道连回忆的时间也不给我吗?”

透明的液体砸在地面上。

已经是最后了,有马里上町目高地上再没有炮火的轰鸣声,口口声声说着会赶到的新联盟军止步于格拉特之前,最后幸存的人们躲在那喀城里的破败城墙后进行修整,打算在日落之前来一场无论是为生命还是为特权画上句号的战争。

“……不,我们还有时间。”少女的最后一句话带有不容质驳的力量,“我们还没有输,战争还没有停下。”

太阳散发出赤色的光芒,号令的枪支轰鸣声仿佛要撕裂人的耳膜,冰冷而带有机械感的姑娘起身,白色的发丝在空中飞扬,琥珀瞳色的少年看着自己心爱的人离去,再如何也没等能到一个回头。

那是往日的画面了。

“嗯……只是到最后,她也没接过那朵雏菊花。”

—END—